清华新传"扩研改本"的"标本"意义

原标题:清华新传“扩研改本”的“标本”意义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今年停招本科生的做法,实际上可看作是“扩研改本”,也就是扩大研究生数量,改革本科的教育制式,改进研究生的本科生源。这在我国高等新闻教育的900多个新闻院系中,属一个“非典型”事件,但它又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

本科教育难以被取代

新闻传播学被称为“十字路口上的学问”,也就是说它不仅与社会科学各个学科相关性很强,而且这门学科的实践、实操性非常明显。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技术主导新闻事业飞速改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也有人称高校的新闻传播专业是“文科中的工科”。

扩大研究生教育,对处于我国教育塔尖的清华来讲是发展逻辑使然,它所具有的尖子生生源优势、高水平多学科环境优势,使清华新闻传播学院历来坚持本、硕、博皆“培养高手”的教育目标,对比其他院校来看,如我所教过的华中师大新闻传播学院,其提出的目标就只是“培养能手”。高手与能手之间虽然没有绝然区隔,但毕竟层次不一,这一点对于我国高校来讲是现实,多数院校都没有新闻专业的硕、博授予权,必须基于务实考量抓好本科。

我国的高等教育历来强调本科的重要性,无本等于无源。但这不是说不允许少量有条件的高校聚焦于更高端的教育。清华打算在本科的各书院教学内容中大力融入新闻传播学课程,这不失为一个选项。复旦大学的新闻学院几年前就加入了全校的书院制,新闻本科生头两年划到各书院取得其他学科的足够学分,然后才学新闻专业课程。香港中大也是如此。部分有条件的高校探索“扩研改本”的做法还会推进,但从我国高教实际出发,不会大面积推广。

学科突破需要先导

在高校学科分类中,新闻传播学属文学大类下鼎立的三足之一: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新闻传播学。这个学科独立设为一级学科的历史只有30多年,资格相对“年轻”。

“年轻”没有老本可啃,因此无论是基础理论还是专业理论,无论是专业设置还是教学方法,都没有成规,特别是在网络冲击下,这门学科几乎无处无人不触网,教学内容和科研对象的多变,成为不变的现象。

因此,加强学科理论建设成为一项紧迫任务,无论是基础理论还是前沿理论,需要先导性的突破,这项任务理所当然要由清华这样一批优势高校来承担,清华的“扩研改本”选择是符合全局需要的。

目前,我国明确新闻传播学为国家具有支撑性的14门社会科学学科之一,它的理论建设任务繁重,包括指导性理论、应用性理论、交叉性理论和对哲学社会科学大厦的基础性贡献理论,从事这些理论建设的队伍中,当然需要突击队,不可能一哄而上。

新闻传播学又正在细分为很多亚学科,例如多媒传播、健康传播、传播心理、物联传播等,有的亚学科需要依托相当强的实验手段和多学科优势,这正是清华新闻传播学院的长处,其一些教师的原学科背景来自计算机等似乎无关的专业。作为科研生力军的研究生教育,如果今后从清华的各书院中选取到一大批多学科的本科英才,无疑为其突破与攻坚能力培厚了基础。

倒逼高校考核管理改革

清华“扩研改本”的做法,对我国高校的考核与管理机制,也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进意义。

一是清华的选项具备向下兼容的可能,即扩大研究生规模,在书院文理各专业学生中扩展新闻本科课目,建立更优的研究生生源。这个做法,不排斥国内另有一些高水平大学会仿效。而就全国多数高校新闻专业而言,不具备向上兼容的可能,因为能否具有研究生招生权需要主管部门授权。同时,高水平高校能否普遍只办研究生教育不办本科教育,这不是拍脑袋可推广的事,要经过较长时间的实践检验。

二是考核指标要改进。全国高校学科每4年一次的考核,是各高校的硬核指挥棒,其考核指标很多都与本科专业教育有关,如果没有了相关本科专业,那考核就无从开展。例如,指标中有这样一些KPI抽样评分:本科生对教学质量的评价、用人单位对本科生的评价、本科生在全国竞赛获奖数量等。今后清华新闻传播学院没有了这些指标,如何评价?内容必然随之调整。

三是媒介在融合,产业在融合,学科必然也在融合,既然如此,新闻本科教育与其他学科的融合也势所必然。环顾其他国家,融合背景下的新闻事业,其反映在高等教育的学科设置选项也并不统一,例如日本就基本没有新闻本科专业设置,但其研究能力和人才供给仍大体适合社会需求。凡此,都可作为我国教育改革的参考。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huisyw.com/jrrd/3299.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