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研讨《猎狐》:经济大潮中的人性起伏与人生百态

原标题:经济大潮中的人性起伏与人生百态

在5月15日全国经侦宣传日即将到来之际,电视剧《猎狐》圆满收官。该剧以国内特大经济案件的侦破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海外追逃行动――猎狐行动为背景,讲述了以夏远、吴稼琪为代表的经侦警察侦破经济犯罪大案、开展多国跨境追逃的跌宕故事。该剧获得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重大项目扶持,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首播,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上线,同时于马来西亚、越南、柬埔寨、北美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平台同步播出,受到广泛关注。该剧不仅起到全民普法的作用,也具有警示教育的现实意义,不少观众表示,扣人心弦的剧情堪称“实力劝返,震慑犯罪”的榜样。5月7日,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中国电视艺委会联合主办的电视剧《猎狐》研评会上,主创代表分享创作历程、总结经验,与会专家围绕该剧思想内涵、人物塑造、现实价值等进行深度探讨。

摆脱创作舒适圈

更要跳出猎狐写猎狐

“欣赏艺术就是欣赏困难的克服”。全新题材的开掘、专业知识的考据、时空跨度之大等因素都决定了该剧的创作难度。编剧赵冬苓坦言,自己对经济不感兴趣,起初是拒绝的。写经济犯罪,势必要涉及大量专业知识,也曾令她望而却步。“我天生喜欢挑战,不愿意一直待在舒适圈里创作。所以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开始读了大量案例,越读越觉得,这个任务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赵冬苓后来到公安部采访时,经侦局领导的话给了她很多启示。“第一句话是‘要跳出猎狐写猎狐’,意思是不能只写公安干警如何抓人,更要写出我们国家这些年打击经济犯罪战线上激烈而复杂的斗争。第二句话是‘在创作方法上要二元论,不要一元论’。意思是不能只写公安干警的大智大勇,也要把犯罪分子如何经不住诱惑,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的过程写好。” 除了到公安部采访外,赵冬苓还深入基层采访了办理经济类案件的经侦警察,从他们那里得到大量鲜活的一手素材。在她看来,现在涉案剧有两种写法,一种是一集一个案件或者两集一个案件,还有一种写法是一案到底。自从和经侦局领导谈了以后,赵冬苓抛弃了前者,而选择了最难的,也就是以一个大案为中心,把所有的人物关系都系在这个大案上,以一个案件反映出我国打击经济犯罪的复杂性、艰巨性以及在经济类案件中的人性起伏、人生百态。

据该剧制片人张翼芸介绍,《猎狐》拍摄历时123天,剧情中涉及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场景,尤其要大量表现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司法机关和司法人员的执法合作,为了更真实还原猎狐行动中这些执法合作的特点,以及猎狐队员经历的各种艰辛、外逃人员身处的困境等,全剧组远赴非洲和欧洲进行实地取景拍摄,克服语言不通、拍摄场景限制等重重困难,最终完成了这部讲述跨国追逃的经侦题材作品。

拍摄《猎狐》对于导演刘新而言,也是一项挑战。在镜头语言的使用方面,他努力在剧中做新的尝试与突破。“所有手持镜头、长镜头的设计都需要通过严谨的光影组合和演员的高度配合,才能最终完成。我们把所有的灯位、机位、运动轨迹提前设计好,反复演练,同各位演员进行深度沟通,通过反复实拍,最终得到我们想要的画面。比如在打斗、跳楼等动作戏中,手持镜头能够增加紧张感、纪实感。而像杨建群在地库阻拦杨建秋自首一场戏中,以及经侦队分析案情的很多段落,我们都选择使用手持镜头表现一种未知、不稳定的情绪,使角色心理得到有效外化。”

文学笔触揭示复杂人性

道破财富时代人的迷失与觉醒

与会专家谈到,涉案剧很容易被商业化、庸俗化、刺激化,其本身具备的强情节特点,使许多行业创作者、投资者更愿意着笔墨在案件本身的展示上,甚至出现了对犯罪过程展示不当、情感上出现游移偏差等问题。电视剧《猎狐行动》为涉案剧拍摄提供了宝贵经验。该剧另辟蹊径,以一个案件为纲,将能量投放到人物塑造和现实意义上,作者追求的不是案件的曲折与复杂,而是通过人物的选择、处境、命运的变化,来呈现正义对情、理、法的拷问,用文学力量的笔触,写出了财富时代人的迷失与觉醒。

有专家谈到,“猎狐”就是猎罪恶的根源,猎被腐蚀的根源,猎滋生腐败土壤的生态。该剧用鲜活典型的人物塑造,揭示了人性的复杂。剧中杨建群的妹妹、夏远的女朋友为什么被腐蚀,被骗入圈套?为什么能够轻而易举被利用成为经济罪犯的帮凶?还有出自寒门、最看重警察名誉的杨建群为什么会被拖下水?这一切才是该剧背后的艺术价值所在。

有专家具体指出,杨建群这一人物形象具有突破意义。鲁迅先生曾说过,“死于自己敌手的锋刃不足悲苦,死于不知何来的暗器,却是悲苦,但最悲苦的是死于慈母或爱人误进的毒药。”杨建群从农村考上公安大学,是妹妹一直支持他读书,承担了照顾家庭的重任。他对妹妹心存感激,也心怀愧疚,所以一直迁就妹妹,直至把自己的未来搭了进去。该剧并没有将杨建群黑化到底,即使在帮助妹妹时,他始终谴责自己的罪责,最终借审讯唐洪交代了罪行。而杨建群的妹妹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女孩,她的出发点是改善父母生活,她第一次拿到一万元的时候,首先拿出五千元给父母汇过去。这里有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人性当中值得肯定的善的因素乃至美的因素,怎么会向恶转化?怎么会由美向丑转化?编剧在塑造人物时,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二元对立,不是单向思维,而是把人当做整体,把生活当做整体,力求写出它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抓住了人性的“灰色地带”。

聚焦社会热点话题

国家治理能力与日提升

与会专家认为,从《破冰行动》到《天下无诈》再到《猎狐》,涉案剧重新回归荧屏。这三部剧当中所涉及的反腐、追逃、缉毒、电信诈骗、经济犯罪等,都在与极具变化的社会现实相呼应。《猎狐》中对于股市、私募基金等金融概念的展现不是枯燥无味的,而是通过通俗易懂的故事,让观众更容易接受。它将专业性融入通俗的剧集当中,用普通百姓都能理解的人物行为和剧情去解释犯罪、侦查和追捕的全过程,特别是于小卉和郝小强这条线,将股市暗箱操作展现得淋漓尽致,破除了观众对股市大神、股市天才的盲目崇拜。

随着我国经济飞速发展,经侦警察在百姓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专家认为,电视剧《猎狐》塑造了一批能够代表国家形象的高学历、高智商、高素质的经侦警察形象,填补了公安题材电视剧人物塑造的空白。同时融合犯罪、人性、理想、成长等多重因素,既让观众了解到经侦警察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也塑造了一个个立体、典型、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将经侦警察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开展惊心动魄的跨国追讨历程搬上荧屏,展现了公安机关跨国打击经济犯罪的坚定决心和崇高使命,彰显中国力量。尤其是在展现新时期我国警察走向世界,与境外执法部门开展国际执法合作,共同打击犯罪、缉捕外逃经济嫌疑人等方面,该剧对猎狐工作外方司法制度、中外互惠合作等问题进行了较好把握,体现了我国国力的日益强大和治理能力的与日提升。也有专家指出,剧中每当镜头切到美国洛杉矶时就有警笛响起,仿佛在提醒着我们,猎狐永远在路上!

研评会由中国电视艺委会秘书长易凯主持。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副司长杨铮出席会议并讲话。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综合处副处长周一希、中国电视艺委会副秘书长郭长虹及相关工作人员出席会议。会议视频连线了公安部新闻宣传局巡视员、副局长孙洁,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缉捕行动队队长雷浩,以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郦国义、《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刘琼、《文艺报》艺术部主任高小立、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卢蓉、中国电视艺委会编辑部主任李跃森等专家学者与青年观众代表。出品方、播出方代表也通过视频连线分享了创作经历与播出情况。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huisyw.com/jrrd/3212.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