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交会把脉行业发展 "云端推介"推动电视剧平稳提质

原标题:2020春交会把脉行业发展“云端推介”推动电视剧平稳提质

春交会把脉行业发展 "云端推介"推动电视剧平稳提质

春交会把脉行业发展 "云端推介"推动电视剧平稳提质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春交会转战线上举办,以“云端推介”推动电视剧平稳提质。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关注中国电视剧网剧创作新趋势,探讨“从To B(面向企业提供服务)到To C(面向终端客户提供产品或服务)”模式的转变,思考如何拍好献礼剧、思考推动优秀影视作品创作……虽然受疫情影响,第26届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2020・春季)(以下简称2020春交会)转战线上举办,但作为行业发展风向标,4月30日落幕的2020春交会仍聚焦行业发展前沿话题,把脉行业发展关键问题,直指行业发展核心对策,以“云端推介”推动电视剧平稳提质。

献礼剧要与时俱进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2021年将迎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讴歌新中国建设和新时代成就,成为电视剧重要创作主线。围绕献礼剧如何才能拍好看,相关创作者以及专家学者在2020春交会上进行了交流。

在导演刘江看来,党史题材过去已经有很多影视作品呈现,“我们要从这些故事中发现新角度、新讲法。同时,我们要发挥现有的技术优势,在场景、美术和特技等方面下功夫,这是一个创作上的方向。”

“第一,要使用底层叙事加强叙事亲和力;第二,找准人们的精神诉求,引发观众共鸣;第三,运用象征元素和隐喻元素,让大故事落到‘小红尘’。”编剧梁振华以《澳门人家》为例,分享了自己关于该类题材在叙事结构、主题表达等方面的经验。

编剧马继红以《外交风云》为例谈道:“这部剧的一大特点就是风云,既然是风云,整体剧集的创作就应该有矛盾、冲突、博弈、斗争。”

在编剧赵琪看来,革命题材的电视剧创作要求编剧必须具备良好的历史修养和正确的历史价值观,否则,创作出来的作品必定是幼稚浅薄的。

“献礼剧应该是一个国家发展史的形象化阐释,如何在创作中更有效地展现时代特点,更好地触达年轻观众群体,是创作者应该思考的方向。”中国文联电视艺术中心理论研究处处长赵彤通过梳理献礼片创作,指出当下献礼剧需要关注年轻受众群体的视角和感受。

对此,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高级编辑陈芳也表示认同:“献礼剧在文本内容和时间上的拓展,应有利于当下年轻观众对我国的重大历史事件进行深入了解,并用当代人的眼光重新思考。在类型和内容表现上也应该进一步丰富和多元化。”

疫情下的危机思考

受疫情影响,影视行业一度按下暂停键,至今仍有影视项目还未开机和复工,如何看待影视行业的困境、如何突破困局,也成为2020春交会上行业人士探讨的焦点。

据阿里文娱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介绍,在春节期间,优酷处于筹备期和拍摄中的剧组差不多有10个停下脚步,资金上面临很大的压力。据其估算,受疫情影响,优酷明年剧集更新的数量和频率会有降低。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表示,对于停摆的剧组,爱奇艺会根据情况先赶制后期,尽量减少损失。

疫情期间,视频网站点播量和电视台的收视率上升都非常显著。爱奇艺还搭建了战“疫”专区,将平台上的144部剧集进行了“转免”,并将《破冰行动》《飞行少年》等作品捐赠给了湖北卫视。

但广告投放等方面,视频网站还有很多实际困难。在爱奇艺副总裁冯微微看来,要打破以前固有的思维模式、创作模式、审美模式,不断提升制作能力,才能不断提升抗风险能力,“不论处于何种时期,最终还是‘内容为王’。”

疫情不仅考验着播出平台,也在考验制作者和创作者们。灵河文化创始人白一骢比较幸运,疫情开始前,手头的项目基本都已经杀青了,目前他正在家埋头打磨剧本。白一骢认为,一些影视企业倒闭是影视行业红利期之后的“退场”和“洗礼”,“要保持谨慎的乐观与谨慎的悲观”。他提出应该研究一套疫情拍戏的模式:“早点进入安全的拍摄模式,是我们自救的途径。”

奇树有鱼创始人董冠杰认为,影视行业不可能永远处在“夏天”,“冬天”有助于正常的生态发展。“度过‘冬天’活下来的都是生命力顽强且经过检验的,疫情正好给予了影视行业一个冷静下来的调整周期。”

仨仁传媒创始合伙人、制片人梁超则认为,借此机会“大浪淘沙”并不是坏事,疫情反而为踏踏实实做项目、内容的从业者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更快触摸到“春天”的捷径。

“这次疫情是按下了强制性的‘休止符’,让我们更多向内审视自己,老老实实在家里想自己真正想写的是什么,适合自己写的是什么。”编剧、制片人李潇总结道。

不断满足用户需求

近年来,互联网的发展助推影视行业“从To B到To C”。并且,最近一段时间,优酷和爱奇艺先后推出了《我是余欢水》《叹息桥》两部集数不长的短剧,围绕“从To B”转向“To C”、短剧创作等,业内人士也讲述了自己的思考和观察。

在谢颖看来,传统电视剧的采买模式是“To B”,集数越来越长,主要是出于分摊成本的考虑。“在整个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未来平台的商业模式都在往会员方面调整,尤其是深耕会员服务的含金量,大家也能看到平台付费的多样化和多种探索,‘To C’才是整个剧集商业变现的终局。”谢颖同时指出,政策上对剧集的集数限制,也会形成对剧集精品化的正向引导,高品质的短剧会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受疫情影响,一些电影试图探索网络首映、单片付费的模式,对此创新举措,谢颖表示:“如果他们能成功的话,精品短剧肯定也可以,我们更想尝试的是未来精品短剧的付费。”

既能吸引平台既有用户,也能吸引站外群体,当用户要求越来越高时,“To B”和“To C”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近,与此同时,对于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高。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长信传媒集团董事长、创始人郭靖宇表示,在此趋势下,互联网和影视行业相结合的专业人才最为难得,“新型制作人既要有懂导演讲故事的思维,也要懂运营和一些互联网的相关因素”。

董冠杰认为,满足“To C”趋势下的新型人才,要把握用户的审美趋势,不断跳出舒适区,不断跳出自己的思维定式,考虑新环境下的新情况。“互联网产品的打造有一个方法论,小步快跑,频繁试错。在用户至上的大前提下,从用户的需求出发,不断试错。”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huisyw.com/jrrd/3164.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