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或为出版社营销带来反哺效果

原标题:直播或为出版社营销带来反哺效果

疫情下的直播,给出版社带来更多的是读者的关注度、品牌的影响力,而这些应该会在后疫情时期对出版社营销带来反哺效果。

继多家书店开启直播模式后,很多出版社也加入了直播阵营。疫情发生之前,虽然有的出版社已经涉足直播等短视频领域,但大多只是试水。因为疫情的影响,原来出版社普遍采用的作家进书店、进校园等线下推广活动无法进行,于是开始转战线上,操作易上手的直播便成为这段时间出版社采用最多的线上营销方式。

笔者观察到,有的出版社涉足直播行业较早,在疫情期间很快地就抓住了直播的风口,直播量激增。比如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2015年时就开始了图书直播的探索,但一直是不温不火。疫情发生后,在不到一周时间里,华章通过作者直播+午餐时间的编辑讲书,策划了近100场直播活动。

可以看出,华章的直播主播更多的是依靠其作者团队,这与出版社的出书类别有很大的关系。而不少少儿出版社的直播主播是由编辑担任。笔者认为,原因可能在于成人图书读者更愿意去看大咖的直播分享,名人效应比较显著;而对于选购童书的家长来说,更看重产品本身,最熟悉童书的编辑来现身说法更具说服力。

笔者了解到,对于像机工社、中信社这种直播“老手”来说,输出大量专业知识的直播,在疫情期间受到了读者的欢迎。比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副院长翟东升的直播收获了3.5万人在线观看,北京彼得・德鲁克管理研修学院讲师杨黎明演讲的《你的阅读人生,为什么必有一本“德鲁克”》,则帮助德鲁克全集的6本书进入了当当管理畅销榜销售前十名。更多的出版社直播“小白”,虽然还在适应直播的过程中,但是并不再像过去只是以“玩玩”心态对待直播,而是把直播当成了必须要做的营销方式。比如时代新媒体出版社,就开展了3场员工技能在线直播培训课,全社所有部门员工包括社领导都全程参加了培训。

虽然出版社直播开展得如火如荼,但靠直播达到销售变现短期内还很难实现。即便如机工社这样已经获得一定销售收益的出版社来说,直播带货在整体销售中的占比仍然微不足道。疫情下的直播,给出版社带来更多的是读者的关注度、品牌的影响力,而这些应该会在后疫情时期对出版社营销带来反哺效果。

可以想象,疫情结束后,出版社的直播整体水平会上一个台阶,还可能会出现出版界的直播大神,伴随着“3、2、1”的倒计时购买口令,读者们迫不及待地点击购买,销售量迅速飙升。

疫情像一场极限挑战,倒逼很多行业走出舒适区,探寻另一种生存的可能。出版社直播不仅为后疫情时期发展注入了新活力,也在精神产品和商业模式之间寻找着更好的结合点。毕竟,网络化生存是时代发展的大势,出版社必须与时俱进。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huisyw.com/jrrd/2560.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